黄鸿升几个人一听这话顿时急了,这回真的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,再加上他们心中确实憋着火儿。

太憋屈了,真的太憋屈了,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那么欺辱,第一次叫人爷!

士可杀不可辱,可是黄鸿升几个人却忘了一个商人最基本的东西,那就是冷静,头脑发热是要犯致命错误的。

黄鸿升几个人现在已经快疯了,昨日的一幕幕不断的刺激着几个人,如果有机会弄死陆峰不用吃枪子,陆峰此刻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。

几人叫上人赶忙朝县政大院而去。

叶县长得知黄鸿升一群人已经到了会议室内等着了,正在开着会的他,朝众人道:“黄总、李总、陈总已经到了,刚才该吩咐的也差不多都说了,还是那句话,今年的规划有变,咱也是平地一声雷,转眼富家翁了。目光要长远,打造全国十强县,学习华西村,引进新产业,拥抱新时代,话就说这么多,先去接待一下。”

叶县长站起身往外走,身后跟着两个中年男人,他转过头吩咐了几句,朝着会议室走去。

推开门,叶县长看到几人还是鼻青脸肿的,先是一愣,说道:“欢迎几位老总,这脸都是怎么了?”

“叶县长请坐,昨晚不是下雨嘛,路太滑了,不小心摔了一跤。”黄鸿升笑了笑道:“这些都不重要,今天来呢,就是想聊一下跟县里面合作的事情,明天就是签约仪式了,目前有意向跟哪家签约嘛?”

“既然黄总问了,我就透个底,我们已经签了一家了,至于是哪家,我就不方便说了,目前还有一个名额。”叶县长有些犹豫道:“说心里话,各位都是非常优秀的企业家,也非常有实力,县里面一旦开始建设,肯定需要大批的企业入驻,大家没必要抢在宣布前的这个节点上。”

“我能理解您比较为难,我就先问一点,第二家的名额是不是给佳峰电子了?”李东升问道。

“目前还没有定,不过你们三家,我真的....挺难办的。”叶县长从兜里掏出烟放在桌子上道:“都抽烟。”

会议室的门被推开,牛总迈步走了进来,说道:“哪儿是三家啊,我也是一家,不过我们几个可以合成一家,组建个股份制公司,我们入股。”

叶县长抬起头看了一眼牛总,沉声道:“我听说,你昨天闹事儿了?在舞厅出人命了?”

“怎么可能?您从哪儿听的消息?”牛总皮笑肉不笑的哼哼了两声,坐下来说道:“我一个不怎么走动的亲戚在舞厅玩,惹出点事儿来,公安局已经拷走了,县里面的人是真能瞎传。”

叶县长看了一眼墙上挂的石英钟表,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,陆峰怎么还没来?

他想的很简单,这两天时间不仅要把陆峰搞定,而且黄鸿升、李东升、陈伟荣这些人都要单独签一份合同。

没错,他全都要!

“这也是个办法,但是牛总,你就不要掺和进来了吧,都是县里的人,郝总人家就不参合这些。”叶县长朝着牛总说道。

“这个看牛总的意思了。”黄鸿升已经听出来,叶县长不太想让牛总掺和进来,可是都走到这一步,肉已经到嘴边,谁愿意放弃?

“不应该优先照顾本地的嘛?怎么外地人反而吃香了?”牛总眼睛一瞪,眼看就要发怒,沉声道:“老叶,你要这么办事儿,可真不地道了啊!”

叶县长也不想多说了,万一话里话外的说漏了。

“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?”叶县长忽然想起来,自己还没给他们打电话呢,本来设想着,上午签陆峰,下午和晚上签两家,明天上午签一家,没想到他们赶过来了。

“有人打电话炫耀呗。”陈伟荣笑了笑道:“叶县长,您也别说给谁留什么名额了,反正就剩下一个,先进来还是后进来不一样吧?光是地皮、工程这些就能吃很多甜头的,我们也就是在这边不认识什么领导,要不然也不会在县里面磨啊耗啊的。”

“陈总这话在理。”叶县长不得不点头道。

“所以嘛,打开天窗说亮话,我们几家合伙再搞个公司,价格方面肯定比陆峰漂亮,让他后面再进来,怎么样?”陈伟荣给出了方案。

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无非就是拿钱砸嘛,男人嘛,比拼到最后拼的就是财大气粗。

陆峰的车停在了县大院门口,下了车直接进了里面,趴在县办公室的玻璃前瞄了一眼,用手敲了敲玻璃问道:“叶县长在哪儿呢?”

里面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抬起头看了一眼陆峰,认了出来,说道:“好像在会议室吧。”

陆峰不等她后面的话,迈步朝着会议室走去,走到门口刚好听到陈伟荣要拿钱砸自己,用手一推门,开口道:“你们几个很快啊,跑这来抄我底来了?”

门被突然推开,在场的人吓了一跳,当看到是陆峰,牛总的脸色迅速难看起来,冷声道:“陆总?你还活着呢?”

“托您的福,依然在喘气,牛总不愧是本地只手遮天的存在,昨晚杀了人,今天还坐在这侃侃而谈。”陆峰揶揄道。

“谁杀人了?”牛总一拍桌子,站起身就要动手的态势,喝道:“你再说一句试试,血口喷人是不是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