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人倾情就这么轻飘飘地走了留下原地目瞪口呆的宋寒雨。

闻人倾情最后这句话杀伤太强了!

没想到陆叶是这样的陆叶!

宋寒雨呆呆地看着陆叶的房间,一时间竟是不敢上前去。

就怕伤了陆叶脆弱的心灵。

不过她还想到一件事,看来陆叶跟闻人倾情关系相当不一般。

这可是重大发现啊!

以后要对闻人倾情好一点了。

而闻人倾情回到宗门,发现大家都在议事厅等着。

看到她回来,大家眉头一皱,回来得有点太快了。

“倾情,如何了?”闻人天歌问道。

闻人倾情摇了摇头,说道:“陆叶说,三日后,叫天逸和天擎长老亲自过去找他。”

话一出,现场的人都看向他们二人。

闻人天擎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!

陆叶这句话的意思,还能更明显一点吗!

分明就是要他们两位长老过去受辱的!

“欺人太甚!没想到这小子心眼这么小,睚眦必报!这种心术不正的小人,我们难道还要去招揽他吗!招揽回来,也必成祸害!”闻人天擎厉声吼道。

其他人则是面面相觑,不敢说话。

平心而论,是闻人天擎之前多次暗算陆叶在先,甚至用暗器想要将他置于死地。

陆叶没被他害死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而闻人天逸也多次朝陆叶发难,企图用道德制裁他。

两位长老对陆叶的行为都是见不得人的。

陆叶要报仇不过是人之常情。

而陆叶之前就放话出来,收回弟子令牌简单,但是要再还回去就难了。

现在陆叶说让两位长老亲自过去,不过是对当时那句话的践行。

陆叶并没有耍阴谋诡计,反而处处阳谋,光明磊落。

闻人天擎骂陆叶心术不正,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“天逸,当初是你强行收走陆叶弟子令牌,断掉陆叶跟我们最后的一道联系。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。所以三天后,你和天擎必须过去。我不管你们是说服他还是求他,我只希望三天后,你们能带回陆叶。”闻人天歌难得强硬了一次。

闻人天逸眉间的阴霾更甚。

他也没想到,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!

该死的九宗排位赛,怎么就弄出这种荒唐的规则出来!

要他去求陆叶,做梦!

一个区区小子,不过是用阴谋诡计打败天擎,还真当自己是强者了?

怕是完全不知天高地厚!

“妹妹,你怎么看?他们会去吗?”闻人倾情回到妹妹身边,小声问道。

闻人倾心眼神一阵恍惚,像是看到什么。

然后她便有点痛苦地敲了敲脑袋,小声说道:“越来越万劫不复了。”

只有这几个字,却让闻人倾情震惊万分。

她现在不知道,还要不要继续维护陆叶了。

而这三天里,在刘云天的推波助澜下,陆叶的一些小道消息,像是一根根细小的线,飞入一个个宗门之中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